热线电话:4008-888-888

banner2

工程案例

当前位置:雷火电竞投注 > 工程案例 >

严防干部“倒下去” 官方通报一批工程建设领域

发布时间:2021/09/30 点击量:

  纪检监察机关通报一批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案例 多措并举保障“十四五”重大工程高效廉洁推进

  7月16日,山西省阳泉市政协原副主席杨勇被“双开”,通报指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财政资金扶持、工程承揽、煤矿资源整合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7月11日,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林传伟被“双开”,通报指其“借房屋装修收受企业老板好处”“层层绕开制度,插手干预采购招标”……近期,纪检监察机关通报了一批工程建设领域腐败典型案例,释放了坚决斩断工程建设领域腐败利益链的鲜明信号。

  历史经验表明,大发展大建设时期常常腐败问题多发,资金资源密集领域往往腐败问题易发。“十四五”期间我国将组织实施一批具有战略性、基础性、引领性的重大工程项目,涉及科技、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建设、民生、文化等重点领域。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要求,聚焦政策支持力度大、投资密集、资源集中的领域和环节,坚决查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审批、国企改革、公共资源交易、科研管理等方面的腐败问题。

  一个工程项目从审批、规划、招投标到施工、质量监理、验收评估等,要经过很多环节,交易链条长、投入资金量大、利益关联度高,容易滋生腐败。

  去年7月,陕西省住建厅印发通知,针对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和矿产开发突出问题,开展为期3个月的专项整治。随后,该省榆林市横山区双创办原主任马戍戎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收受贿赂问题被作为典型案例,在全省通报。

  2014年7月,马戍戎被任命为横山县县长助理、双创办主任,主持县住建局工作,之后他妻子的侄儿卜某某找上门来,请求其为商人刘某承揽工程。马戍戎二话没说,当即向时任横山县招标办主任杨某某打招呼,要求其为刘某借用公司资质提供方便,并在项目招投标环节予以帮助。同时向某招投标代理公司负责人打招呼,以围标方式帮刘某顺利中标。该工程中标价1590万元,决算价2042.03万元。

  这个忙,当然不是白帮的。工程还在实施中,马戍戎便授意卜某某与刘某商议并出面收取好处费65万元。2015年5月,双方如法炮制,马戍戎帮刘某承揽了横山县城区芦河右岸三段和左岸一段二期景观工程N1标段工程。两次收受好处费共115万元,马戍戎分给“白手套”卜某某65万元。

  而且,马戍戎并不满足于简单的收钱办事,而是想出了“以钱生钱”的法子,他提出以妻子哥哥的名义投资入股工程。为掩饰背后的受贿行为,他还要求对方出具虚假的投资证明收条。14个月后,工程款尚未结算,刘某就以分红为名向其转款100万元。

  2014年7月至2019年3月,马戍戎先后违规插手干预15个工程项目,多次索取和收受工程承包商钱款共计559.86万元。对于商人送的高档香烟、茅台酒、车位、旅游安排、礼金,马戍戎统统笑纳。

  “马戍戎插手工程建设领域的问题具有典型性,他是‘一把手’,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说了算,而且违纪违法问题涉及项目招投标、工程款拨付、项目手续审批等多个环节。”相关办案人员分析。

  2020年6月,马戍戎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他忏悔说:“组织安排我到重要岗位工作,我却没能把持住自己,,辜负了组织的信任和培养,我现在愿意认罪认罚、真心悔过改过。”

  工程项目招标、审批等权力密集岗位腐败问题高发,涉及项目对外承接、分包、施工、采购等环节

  一段时间以来,涉及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的通报不在少数。云南省昆明市纪委监委研究室副主任马栋告诉记者,这一领域违纪违法案件主要集中在城中村改造及房地产开发、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市政工程、安置搬迁等事关群众利益的工程项目,涉案金额少则数十万元,多则上千万元。工程项目招标、审批等权力密集岗位腐败问题高发,违纪违法行为多涉及工程项目对外承接、分包、设计、施工、监理、采购等环节。

  在工程项目承接环节,有的施工单位私下向工程负责人、招标人等人员行贿,导致招投标走过场。马戍戎违规插手干预工程建设,多集中于项目招投标环节,通过给招标办和招投标代理公司打招呼实现其意图。安徽省蚌埠市招标采购管理局原局长赵明伟为增加自己属意企业的中标概率,改公开招标为邀请招标,精准设定层层“关卡”,故意将几家有实力的企业排除在邀请招标之外。

  在工程项目审批环节,有的审批人员利用手中权力违规办理手续,收取好处费。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市委原书记何永林、乌兰察布市市委原书记王学丰被“双开”,二人均被通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审批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等问题。

  在配套采购环节,有的采购单位负责人和经办人直接或变相指定供应商,从中拿回扣、收红包。今年2月,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杰被查,其问题就包括违规插手工程建设、政府采购等。

  在监理验收环节,有的监理、检验人员收到施工单位或项目业主的好处费才对项目给予验收通过。江苏省溧阳市建筑行业,一度出现咄咄怪事:检验人员到了工地现场,所有老板或现场负责人,都会向其赠送购物卡、健身卡、香烟等礼品;每当公司接到检测任务,大家都争着抢着上工地,为的竟是领红包。涉事单位及人员受到严肃处理。

  在工程款项拨付环节,有的拨款单位负责人或经办人直接或变相向施工单位索要贿赂。“不借钱就中止合同、不结算工程款。”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站原站长苏占雄利用职务便利,在相关企业实施西吉县农经站的工程项目中先后9次向承建公司管理及技术人员索贿45万元。苏占雄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危害不可小觑。”马栋称,该领域违纪违法问题有可能对一个单位、一个地方、一个领域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既损害党和政府形象,也增加政治生态修复成本。一些党员干部与工程建设承包方沆瀣一气,形成利益交换关系,破坏市场公平竞争原则和正常营商环境,可能导致工程建设脱离实际、监管缺失事故频发,最终造成国有资产被侵吞、群众利益受损。

  “一把手”涉案占比高,部分党员领导干部带头破坏民主集中、工程管理、资金拨付等制度

  案例显示,身陷工程领域腐败的党员干部中,“一把手”不在少数,一些人把规划权审批权视为禁脔,大搞、利益输送、权力变现。

  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就是醉心“人情工程”的典型。张琦与不法商人以权力、利益为纽带拉拉扯扯,结成“共腐圈”。对上攀附逢迎,以招商引资为名,帮助领导亲属拿地拿项目;对同级和下级则施惠拉拢,还纵容妻子和儿子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插手园林绿化工程,大肆敛财。

  据张琦及涉案人员交代,三亚凤凰岛、小洲岛、海口司马坡岛等多个海岛商业开发中违规违法问题突出,背后都有领导干部插手操控的身影。2017年4月至2021年1月,海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涉及工程领域腐败案件515件、536人,涉及有关市县领导班子成员占比49%,“一把手”占比30%;其中省纪委监委查处的案件中涉及工程腐败的高达69%,“一把手”占比达59%。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分析,在工程建设领域,“一把手”涉案较多,是因为他们往往掌握工程项目建设拍板权,利用职务影响以指定、授意、暗示、打招呼、批条子等方式横加干预,甚至表面按程序决策、背后私相授受。有的领导干部为了让输送利益的特定主体获得项目,千方百计逃避来自各方面的监管监督,甚至带头破坏民主集中、工程管理、资金拨付等各项制度。

  马栋认为,必须强化制度执行,把民主集中制执行情况作为责任制考核和监督检查、巡视巡察的重要内容,督促各级各部门进一步健全完善“三重一大”决策机制,严格执行主要负责同志不直接分管行政审批、财务、干部人事和“末位表态”制度,积极构建“副职分管、正职监管、集体领导、民主决策”的权力运行机制。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对“一把手”和领导班子监督的意见》提出,纪检机关应当加强对工程建设等领域党风廉政建设情况的分析,注重发现普遍性问题,加强对关键岗位的管理监督。

  浙江省金华市纪委监委在全市对涉及工程建设领域的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压实各级党组织主体责任,督促严格落实“三重一大”决策程序,严格执行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制度;设立工程建设等重点领域监督平台,实时接受行政审批、执法监管等方面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检举控告;督促发改、财政、住建、国土、交通等单位结合行业特点,健全完善权力清单制度,加强对重点领域、重点岗位、重点人员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

  金华市纪委监委负责人告诉记者,必须抓住规范“一把手”用权这个关键点,紧盯工程项目决策权、规划权、审批权,聚焦工程项目密集的地方、部门和领域,通过整合监督力量、实施有效监管,把监督嵌入权力运行全过程各方面,推动健全监督制约“一把手”权力行使的制度机制,真正做到管好关键人、管到关键处、管住关键事、管在关键时。

  织密全员、全程、全方位监督网,倒查工程建设漏洞、短板,推动深化改革,提升治理效能

  “十四五”开局之年,我国将推进一系列重大工程建设。确保重大工程目标任务落到实处,必须斩断工程领域腐败利益链,防止项目“建起来”干部“倒下去”。纪检监察机关聚焦项目审批、工程质量验收等关键环节跟进监督、精准监督,保障重大工程建设高效廉洁推进。

  仲夏,金沙江河谷的热风夹带着雾气,在横跨两岸的巨坝间升腾。世界在建规模最大水电工程——白鹤滩水电站首批机组投产发电,成为深山峡谷中崛起的又一个清洁能源项目。为有效避免偷工减料、假冒伪劣、虚报工程量等行为,三峡集团纪检监察组指导建设部纪委督促在大坝施工控制中完善内控机制,织密全员、全程、全方位监督网。按照施工区“联建共建”工作部署,建立健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协调机制、施工区纪检组织联席会议和监督员制度,保障白鹤滩水电站安全有序推进。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十四五”规划明确的区域重大战略之一。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发展改革委纪检监察组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作为2021年政治监督重点内容纳入年度监督工作台账,全面了解相关专项规划编制、重要举措推进落实情况,以重大政策、重大改革开放举措、重大工程和项目“三个重大”为抓手,着力发现并纠正工作推进过程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督促有关司局高质量推进改革举措和项目落地,以更加深入细致的监督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保驾护航。

  海南省纪委监委对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中的公共工程和土地出让项目实行全过程监督,防范廉洁风险,保障项目建设顺利推进。据介绍,该省整合纪检监察、巡视巡察、审计监督力量,开展跟踪监督,对信访举报受理、问题线索转办、典型案例通报等进行规范,督促监管部门对易发多发问题开展专项治理。截至今年4月,共有7198个项目被列入跟踪监督清单,推动发现问题10200个、完成整改7218个、完善制度机制1444项。

  辽宁省沈阳市纪委监委在工作中发现,工程建设领域相关涉案主体常常隐匿身份、花样翻新,以家人、亲属为掩护,部分干部甚至上下勾结、内外联合作案,增加了监督难度。市纪委监委依托大数据监督平台,通过数据比对提升工程建设领域监督质效。

  在比对市人防系统提供的行权数据时,沈阳市纪委监委发现涉及人防工程维修改造的107个招投标项目中,有63个项目存在同一公司中标率畸高、同一人代理不同公司参加投标等涉嫌围标串标行为。通过核查,市人防办原平战结合管理处处长才某与下属刘某多次收受贿赂、串通投标违纪违法问题浮出水面。

  “大数据技术与纪检监察业务深度融合,使纪检监察机关主动发现疑似问题线索的能力不断增强,有助于推动解决工程建设领域监管环节缺失、验收不透明、暗箱操作等问题。”沈阳市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查岩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住房和城乡建设等行业主管部门来说,要把防治腐败与行业监管有机结合起来,从工程建设领域腐败问题倒查存在的漏洞和短板,推动深化改革,完善制度体系,落实监管职责,压缩权力在工程建设领域设租寻租的空间,完善发现问题、揭露问题、解决问题的机制,形成整治合力。(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韩亚栋 管筱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