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4008-888-888

banner2

工程案例

当前位置:雷火电竞投注 > 工程案例 >

两部门联合发布烈士纪念设施保护行政公益诉讼

发布时间:2021/10/07 点击量:

  检察机关会同行政机关通过军地联合、上下级联办、内外联动等方式优化整合资源,对具有重要教育意义的烈士陵园开展公益保护,与相关部门进行诉前磋商、事中沟通、多方跟进,促成红色资源保护利用的协同共治,让“清澈的爱,只为中国”红色基因薪火相传。

  康西瓦烈士陵园位于喀喇昆仑山腹地、新疆和田皮山县赛图拉镇,海拔4280米,陵园修建于1965年,安葬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牺牲的78名烈士、30名因公牺牲和病故的卫国戍边官兵。陵园日常由驻地部队和当地镇政府管理,但实际管理权责一直未明确,未开展分级保护。该陵园纪念碑外饰黑色瓷砖,黑漆脱落,墓体大部分由石块混合水泥修砌,围墙整体结构不牢固,园内其他设施破损老化。未开展英烈事迹史料收集整理等工作,红色资源宣传教育功能未得到充分体现。

  2021年7月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新疆区院)与解放军乌鲁木齐军事检察院会同有关部门在摸排安葬中印边境卫国戍边烈士、修筑天山公路(独库公路)牺牲烈士的康西瓦烈士陵园及乔尔玛烈士陵园等保护情况中发现康西瓦烈士陵园在有效管护、规范整修方面缺失,设施管理保护水平低,随后将该线索交和田分院办理。因该案具有涉军因素,由解放军乌鲁木齐军事检察院与和田分院联合办案。

  同年7月19日,和田分院、解放军乌鲁木齐军事检察院就该线索决定行政公益诉讼立案。当日,检察机关与和田地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召开座谈会,双方就共同开展现场调查、申报分级保护、加强管理协作等事项达成初步共识。7月22日,军地检察机关与退役军人事务局共赴康西瓦烈士陵园现场踏勘,邀请驻地部队、皮山县赛图拉镇人民政府共同研判协商,查找康西瓦烈士陵园保护和管理中存在的权责不明等问题,明确由当地护边员定期进行巡查,并当场设置了文明祭扫警示牌。

  7月26日,检察机关与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再次召开磋商座谈会,形成磋商会议纪要:一是和田地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成立康西瓦烈士陵园修缮工作专班,制定修缮方案,明确工作目标、分解专班任务,积极解决康西瓦烈士陵园修缮工程中的具体问题;二是解放军乌鲁木齐军事检察院在职责范围内对接协调南疆军区等有关军事单位,明确烈士纪念设施及其保护范围内土地和设施的管理权属;三是和田地区退役军人事务局依照《烈士褒扬条例》第二十七条至三十条之规定,于年内启动陵园分级保护报批工作,提高管理和服务水平,健全管理工作规范,维护纪念烈士活动的秩序,搜集、整理、保管烈士遗物和事迹史料。

  考虑到康西瓦烈士陵园管理保护的重要性,新疆区院、解放军乌鲁木齐军事检察院与自治区退役军人事务厅共商陵园保护事宜。目前,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康西瓦烈士陵园的2500万元修缮资金已到位。陵园修缮以“戍边英魂,高原丰碑”为主题,已于2021年8月8日启动,纪念碑、纪念广场、纪念馆、悼念馆等主体工程预计于今年10月底前竣工。

  对红色资源的综合保护,应当注重在精神传承上“下功夫”,在推动落实上“做文章”。办理中,新疆检察机关整合上下级检察力量,携手军事检察机关,充分发挥公益诉讼检察监督职能,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抓住契机,积极推动管理权责不明的烈士陵园归口管理,明确管护责任。相关方面密切协作配合,以履职担当守护红色信仰,坚定红色信念,为红色资源保护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

  针对烈士纪念设施未经用地审批先行建设,存在重律障碍的困境,检察机关通过磋商和诉前检察建议,协调退役军人事务等相关部门共同依法履职,督促推动烈士纪念设施补办用地合法手续,让烈士纪念设施得到妥善管理保护。

  朱枫烈士,1905年出生于浙江镇海,是我党优秀的情报工作者。1949年受派到台湾地区协助我党潜入台湾高层的吴石将军执行党的秘密任务,为党提供了大量重要情报。1950年6月10日因叛徒出卖,与吴石将军等四人在台北英勇就义。1983年6月,被中共中央追认为革命烈士。2010年朱枫烈士殉难60周年之际,其骨灰从台北运回大陆,经朱枫后人同意,朱枫烈士骨灰安放于其故乡镇海。

  2011年5月,宁波市镇海区民政局在镇海区革命烈士陵园附近地块建造朱枫烈士纪念设施,并举办了隆重的“朱枫烈士骨灰安放”和“朱枫烈士铜像揭幕”仪式,但上述纪念设施未及时办理用地审批手续。2015年11月,镇海区民政局在申报镇海区革命烈士陵园土地证时,将该地块并入毗邻的镇海区革命烈士陵园申报土地使用权证,国土部门未认真审核,错误办理了该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此后,虽经相关部门协调,朱枫烈士墓地土地合规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

  2021年4月,在发现朱枫烈士墓存在的上述问题后,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镇海区院)与宁波市镇海区退役军人事务局(以下简称镇海区退役军人局)沟通对接,了解情况。经调查查明:宁波市镇海区民政局(机构改革后相关职能转由镇海区退役军人局负责)在建设朱枫烈士墓时,未办理土地审批手续,建成后亦未及时补办手续,致使被国土部门以非法占地为由作出行政处罚;宁波市镇海区国土局(机构改革后相关职能转宁波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镇海分局)错误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镇海区院认为,由于相关行政机关未正确履职,不仅有损革命烈士纪念设施的庄严、肃穆,更伤害了人民群众对烈士入土为安、敬仰烈士的朴素感情,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2021年6月,退役军人事务部、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开展全国县级及以下烈士纪念设施管理保护专项行动。镇海区院和镇海区退役军人局进一步加强沟通联络,会同宁波市自然资源与规划局镇海分局(以下简称镇海区资规局)等单位召开磋商会,并达成以下共识:一是加快办理朱枫烈士墓用地合法化手续;二是加强正面舆论宣传,消除对英雄烈士的不良影响;三是整治提升朱枫烈士墓周边环境,发挥红色资源传承弘扬作用。镇海区院在向相关单位发送检察建议的同时,对土地执法环节存在的工作衔接不畅等问题提出了社会治理类检察建议。

  镇海区退役军人局、镇海区资规局等单位高度重视,及时依法履职,目前已完成朱枫烈士纪念设施立项审批和用地审批等相关报批手续,案涉地块已纳入现行国土空间规划并完成土地勘测定界。同时,镇海区退役军人局在镇海区院协助下,积极向区政府申请朱枫烈士墓土地划拨费、烈士陵园周边环境整治等资金约45万元。

  保护烈士纪念设施,既应当保护其有形的外观,也应保障其建设活动的合法性,避免产生负面社会评价。朱枫烈士在全国具有较高知名度,其纪念设施违法用地问题长期没有得到解决,不仅损害了烈士纪念设施庄严肃穆的形象和氛围,更伤害了广大人民群众对烈士入土为安的朴素情感。在专项行动中,相关部门密切协作,检察机关发挥检察监督作用,通过磋商和诉前检察建议方式,与行政机关凝聚共识,化解争议,共同推动烈士纪念设施用地合法化,保护英烈纪念设施,弘扬革命文化精神。

  为解决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周边噪音污染、水污染问题,检察机关发挥检察建议、诉前磋商等程序机制优势,督促多家行政机关及时、协同履职,合力开展综合整治。

  张自忠烈士陵园系抗日民族英雄张自忠上将墓。1982年4月16日民政部批准张自忠将军为革命烈士。1986年至今,“张自忠烈士陵园”先后被列入第一批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第三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因历史规划原因,张自忠烈士陵园紧邻渝武高速公路,长期遭受交通噪声污染。陵园正门两侧景观水池污浊,陵园旁设置有一处垃圾收集站,存在污水未经处理渗入烈士陵园水池情形,影响了烈士陵园庄严、清净的纪念氛围。

  2021年2月20日,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北碚区院)收到最高人民检察院督办、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交办的张自忠烈士陵园存在噪声污染问题的案件线索后,经与相关部门实地调查,除查证噪声污染问题属实外,还发现张自忠烈士陵园存在正门两侧水池水域污染问题及周边污水排放导致环境污染的问题。

  经深入调查,烈士陵园噪音污染、垃圾站污染问题成因、监管职责较为明确。为推动问题及时治理,北碚区院、区城市管理局、区交通局等加强沟通,协同查明了张自忠烈士陵园噪声污染程度及历史成因,北碚区院分别于2021年1月21日、4月1日向两家行政机关发出诉前检察建议,督促采取有效措施,共同推进张自忠烈士陵园环境综合整治。

  为推进水池污染治理,当地在明确水池权属、污水来源等关键事实的基础上,厘清涉案水池污染监管问题,初步明确缙云人文科技城管理委员会、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区生态环境局职能职责与问题整改关联性较强。为明确整改方案,推动污染问题实质性整改,2021年6月15日北碚区院联合缙云人文科技城管理委员会、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区生态环境局召开联席会,针对本案水池污染问题开展行政诉前磋商,会上行政机关对水池污染问题治理由缙云人文科技城管理委员会负责形成工作共识。基于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管理烈士陵园的工作便利,明确缙云人文科技城管理委员会负责前期整改,区生态环境局承担水池污染整治工作的业务指导工作,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承担水池后续管理的工作方案。

  相关行政机关积极履职,区交通局为解决烈士陵园噪声污染问题,协调重庆渝合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在高速公路沿线安装声屏障,加设禁鸣标识。针对周边垃圾站污水排放问题,区城市管理局已关停梅花山垃圾收集站,并计划将该站点改建为生活垃圾分类综合宣传基地。针对水池水域污染问题,区缙云人文科技城管理委员会积极立项,筹集资金60余万元对水池进行整治,由区生态环境局承担指导工作,预计2021年10月底完工,整改质保期满后移交区退役军人事务局负责后续管护工作。

  张自忠烈士陵园是伟大抗战精神的见证。为协同推进解决烈士陵园水污染、噪音污染等综合问题,维护烈士陵园庄严、清净的纪念氛围,当地检察机关、行政机关加强沟通,并注重发挥检察建议、诉前磋商等多种程序机制优势,及时高效督促相关部门积极履职,推动烈士陵园环境问题的综合整治取得成效。

  针对相关部门在红色资源保护中职责不清、权责不明,致使部分遗址纪念设施损毁严重的问题,军地检察机关通过诉前程序督促有关单位依法履职,形成红色资源保护合力,较好地维护了国防和军事利益及社会公共利益。

  从1926年到解放战争胜利的23年间,河南省桐柏县范围内先后共建立了3个中央级、6个省级、9个地级、12个县级党政军领导机构,、、贺龙、王震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工作和战斗过。全县共有革命遗址、纪念设施200多处,但因疏于管理保护,经过自然侵蚀、人为破坏,有的建筑存在较大安全隐患,有的建筑残缺破败,有的甚至已经完全灭失,红色资源受到严重损害。

  2021年1月,桐柏县人民检察院在履行职责中发现,该县部分红色资源存在保护不善问题。根据军地检察机关有关协作机制,桐柏县人民检察院向郑州军事检察院通报了相关情况,并邀请郑州军事检察院共同对该县革命遗址和纪念设施开展调查摸底。

  经查,桐柏县200多处革命遗址、纪念设施中,有3处省级保护文物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和损坏问题,有63处县级保护文物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部分遗址已经灭失,多处烈士墓葬及纪念设施处于无人管理状态。部分遗址所属乡镇、文物保护部门、退役军人事务局对有关红色资源保护存在职能交叉、权责不明等问题,未能有效履职,导致部分红色资源未能得到及时妥善保护。4月19日至28日,桐柏县人民检察院分别对该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退役军人事务局以及6个乡镇政府公益诉讼立案。随后,桐柏县人民检察院和郑州军事检察院共同向以上责任单位制发检察建议书,督促相关部门依照法律规定积极履职、形成合力,共同保护好革命遗址、纪念设施等红色资源。

  检察建议书发出后,军地检察机关针对各责任单位在文物修缮和保护中存在的障碍和顾虑,结合党史学习教育,于5月7日组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各相关单位负责人召开红色资源保护座谈会,通过充分交流讨论,提升思想认识,明确自身职责。随后,桐柏县人民政府下发红色资源保护的实施意见,并深入各乡镇进行具体指导;乡镇人民政府也根据检察机关建议制定相应的整改计划。月河镇人民政府对南阳地区第一个党小组成立地进行了修缮,并筹建10间房屋作为展览室;新集镇人民政府建立了南阳市第一个村级红色革命遗址纪念馆;平氏镇人民政府、城关镇人民政府派专人负责收集红色文化和党史资料、修缮革命遗址和纪念设施,并计划打造红色资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截至目前,各乡镇已修缮重要革命遗址30余处,树立纪念石碑50余座,收集相关党史资料300余份。

  军地检察机关会同有关方面通过有效发挥检察一体化办案机制优势,联合开展实地勘查、制发检察建议书、召开座谈会,针对不同位置、不同现状的文物,因地制宜、因类施策,有效提升和加强了红色资源监管和保护力度,修缮和挽救了一大批重点革命文物。

  针对革命老区零散烈士纪念设施保护不力、损毁破坏严重、维护修缮不及时等问题,检察机关督促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对整改不到位依法提起行政公益诉讼,推动零散烈士纪念设施整修和集中管护工作落到实处。

  抗日战争时期,灵寿县是晋察冀边区政府、边区银行、抗大二分校等机关驻扎地,红色资源丰富,全县有35处英雄烈士纪念设施,503处散葬烈士墓,零散分布在15个乡镇的田间地头、屋前房后、公路边,乃至村委会院内,因长期疏于管理保护,纪念设施碑体污损严重、碑文模糊不清,周围杂草丛生、私搭乱建等问题突出,烈士纪念设施亟待修缮保护。

  2020年6月,河北省石家庄市灵寿县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灵寿县院)在履职中发现辖区内多处烈士纪念设施存在不同程度的自然损毁和人为破坏,随即成立专案组,并于7月10日立案调查。

  为全面掌握全县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相关数据和管理现状,专案组历时15天,行程1000余公里,实地走访与核查了遍布全县15个乡镇的35处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和503处散葬烈士墓,发现有31处纪念设施未划定保护范围,29处纪念碑严重污损,3处纪念碑丢失,多数散葬烈士墓因长期疏于管理,污损破坏严重,且无人祭扫。

  针对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管理保护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灵寿县院向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呈报了《关于灵寿县英烈纪念设施保护现状的调查报告》,从整合红色资源、筹建烈士陵园、集中统一管理等方面提出了建议,经与主管行政部门灵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沟通,于2020年9月29日发出诉前检察建议:一是采取有效措施,及时对丢失、残缺、污损、碑文模糊不清的烈士纪念设施进行修缮;二是划定保护范围,对侵占、挤占烈士纪念设施等问题进行整改;三是强化管理保护,对烈士纪念设施周边的杂物、杂草、垃圾进行清理,恢复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庄严、肃穆、清净的环境和氛围。

  2020年11月30日,灵寿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书面回复,已按检察建议进行整改,根据县委、县政府要求启动了烈士陵园建设工程,待竣工后将零散分布的烈士纪念设施迁入集中管理保护。

  2020年12月,灵寿县院对整改情况实地跟进监督,发现检察建议指出的烈士纪念碑丢失、破损等问题没有完全整改,筹建的烈士陵园因经费问题也已经停工。为推动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问题得到根本解决,灵寿县院于2021年2月4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公益诉讼。

  法院审理期间,按照退役军人事务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开展县级及以下烈士纪念设施管理保护专项行动的要求,灵寿县院积极牵头协调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县文物局、县民政局、县住建局等部门召开推进会,按照“应迁尽迁、集中管护”的原则,明确职责分工、制定迁入方案、协调解决搬迁中遇到的难题。在各方积极配合推动下,烈士陵园工程顺利复工,散葬烈士陆续迁入陵园,截至目前,总投资2500余万元、占地面积13000余平方米的灵寿县烈士陵园已完成工程量的90%,已有26处烈士纪念设施按照搬迁方案迁入烈士陵园集中管理保护。后续,散葬烈士墓也将陆续迁入。2021年8月25日,灵寿县院依法向法院撤回起诉。

  针对零散烈士纪念设施等红色资源管理保护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当地有关方面发挥检察机关公益诉讼职能,通过制发诉前检察建议督促有关部门依法履职,对整改情况跟进监督,并积极向地方党委、人大、政府建言献策。针对整改不到位问题,依法提起行政公益诉讼,有力促进了行政机关依法履职尽责,推动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保护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为“弘扬英烈精神、传承红色基因”贡献了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