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4008-888-888

banner2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雷火电竞投注 > 新闻资讯 >

直升机挂国旗巡飞外滩背后:他们是魔都的“天

发布时间:2021/10/01 点击量:

  这是近年来每逢国庆上海上空都会出现的盛大场景,市民游客每每驻足观看。执行这一特殊任务的是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从无到有,十多年来上海公安建立起了一支拥有30名飞行员的队伍,除了挂旗巡飞,他们的任务还包括道路监控、应急处突、紧急救援等。他们是守护上海平安的空中力量。

  “当时我所有的同事都报名了。”2008年,谈杰从警校毕业,成为一名交警,不久后由于上海世博会,上海公安开始组建警航队,并公开招募。

  成为一名直升机飞行员,在天空中翱翔,对于所有的年轻人似乎都有强大吸引力,谈杰和他的同事们纷纷报名,然而筛选是残酷的,视力、体力、左右手协调能力、心理测试都被纳入了考核机制,最终谈杰冲出重围,2008年被送往异国接受为期10个月的培训。

  第一个难关是语言关,曾经考过的四六级在异国他乡变得远远不够了,不仅要生活,更要接受教学,谈杰说中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勤奋,每天挑灯夜读,白天听了不懂得回去自己啃硬骨头,就这样利用一个月的时间,从一个“零基础飞行学员”逐渐适应,跟上了全班同学的节奏。

  “压力一直紧跟着我们。”谈杰回忆起当时,最害怕的就是由于学艺不精操作不当被送回国,其中最难的一关是直升机悬停,有些人练习了两个礼拜都没学会,“我还算有天赋吧,掌握得比较快”。

  学习过程一直伴随着风险,当时练习用的是单引擎直升飞机,谈杰透露一旦引擎发生故障就没有备选。平安学成归来后,这样的风险也并未消失,上海这座钢铁森林,高楼林立,大大增加了直升飞机降落的难度。

  但这些青年飞行员们心中都有这样一条准则,一旦飞机引擎故障,尽力选择远离人群的地方备降,不惜一切代价减少对市民和交通的影响。

  为了顺利执行巡旗任务,通常他们要提前开始为期一个月的编队训练,僚机需要配合长机调节自己,保持空中一个相对平行静止的距离,才能保证任务的安全。2021年国庆前夕,原本定于9月29日的试飞训练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延后,谈杰和队员们改为9月30日清晨赶赴奉贤的海滩,终于顺利完成了节前的最后一次试飞演练。

  这次试飞考验的不仅是队员们的飞行技能,还有一项特殊考验——火红的国旗。直升机下悬挂的国旗是特制的国旗,长6.24米、宽4.13米,建党100周年庆典活动上直升机下方悬挂的国旗,也是使用的这种材质。为了确保国旗在飞行过程中不被强风撕扯破裂,国旗的四个边还要经过加固处理。

  经过强风撕扯,每一面经过巡飞的国旗都变得粗糙,有些磨损,然而依旧被队员们珍藏在装备库内。

  成立于2009年5月20日的上海市政府飞行队、上海市公安局警务航空队,近十年间,在担负城市安全和管理飞行重任外,还承担了本市航空应急医疗救援任务,弥补了地面远距离快速救援的“短板”,是申城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建设的排头兵。

  执行紧急救援任务时除了驾驶飞机的飞行员,还有必不可少的任务员。1979年出生的高博原本是一名特警,后来加入警航队成为了一名任务员,和飞行员们紧密合作。

  “到达现场后我们发现伤员脸色都灰了,腿部大面积皮肤脱落,肚子按上去都是硬的估计有严重的脾脏出血。”高博作为任务员一落地立刻将伤员运送至直升飞机,飞行员全速抵达瑞金医院,全程只用了8分钟,而手术室就在医院停机坪的正下方,伤者得到了急救,最终得以生还。

  在城市火灾救援中,这支空中力量也经常出动。高博说由于城市高楼火灾常常伴有浓烟,消防队员也无法在地面判断火势,辨认需要救援的人员,他们的出动可以帮助消防救援更全面地了解局势。

  有时由于距离火灾现场过近,高博和飞行员也会被浓烟呛住,“我们会尽力把绞车钢缆放到最长,希望有被困的人员能够抓住。”高博说这种期待尽管不切实际,但在执行任务时总会一试。

  除了惊心动魄的时刻,平日里的高博是一个“手工达人”。为了保证任务的顺利执行,自己动了很多小窍门。

  国旗展开后,在空中飞行过程中,由于风力作用,必须有一定的配重,才能确保国旗是垂直地悬于直升机正下方。因为,对直升机的外吊挂就有一定的要求。

  最初,警用直升机下方没有规范的配重系统,高博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自己用25公斤的哑铃自制配重,里三层外三层绑上沙袋,最后形成一个50公斤左右的“包袱”,但这个重量还是不够,还需要两名任务员把直升机舱门开着,用手和脚顶住直升机绞车,并且保持国旗的垂直,“当时我们脸都吹歪了,那个照片还挂在墙上做纪念。”

  2021年执行十一国旗巡飞任务的队员中,已经有了队伍里最年轻的90后,在前辈们的培养中逐步成熟起来,壮大着上海警航的实力。